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文章由郁友和其它热心网友提供,不能取代专业医疗咨询机构意见.如情况严重,请及时到各地正规机构寻求帮助.

作者:青子,女,浙江省台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吉安市作家协会会员,有原创作品散见于电子平台、报端、杂志等。

01

我被抑郁撞了一下腰

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会和抑郁有一场惊心动魄的交集。

现在回想起来,三年前我就已经和抑郁交上手了,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那就是抑郁,只是觉得那段时间,比较不快乐。

直到后来,我发现自己不开心的时候越来越多,甚至是哪怕遇到高兴的事情时,那种快乐的感觉也容易转瞬即逝,继而又掉进不快乐的泥潭里。

而且,人也变得不再活泼开朗了,郁郁寡欢的,自我价值感低,常常感到自卑,内心有时候表现很脆弱,也比较敏感,好像随时能一捏就碎。

经常无由来地出现紧张感,头晕、头痛、失眠、情绪低落,而且凡事容易自责,有时候会自责到自我怀疑的程度。

经常一个人因为一点小事而偷偷地哭泣,最严重的时候,甚至觉得生活失去了意义,但内心却又竖起了森严的戒备,不愿意向任何人倾吐心声。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好像把自己的心关进了一个小黑屋,那里只有我自己出入,别人进不去,就连阳光和空气都很稀薄。我很想努力地推开,甚至打碎那扇门,可就是无力推倒一样。

一面渴望外面的阳光,另一面是有时候,我在感到“内心受伤”的时候,又像个驼鸟一样,主动钻进去,好像只有那样才能感到自己是安全的,不被打扰的。每钻进去一次,我会发现,想要打破的力气又小了一层。如此反复,心就在那其中煎熬着。

这看起来有多矛盾,那时候的内心就有多挣扎和纠结,自我就有多痛。我默默地忍受着抑郁袭来时,那种蚀心般的难受,又默默地用自己的意志还有各种各样的方法与抑郁一次又一次地交锋。这其中的酸涩和艰难只有自己知道。

非常幸运的是,在我内心最艰难的时候,刚好认识了一群爱学习的朋友,其中有一位是正在研习心理学的优秀教师,还有一位是心理学研究生。

在一次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卸下所有的“防卫”,把内心的不快乐都一一倾掉了出来。那天,我哭得像个孩子,歇斯底里的。也是在那一次,我第一次知道了抑郁。也明白了自己不是头痛,而是抑郁。

在她们的影响下,我也开始跟着她们一起学习一些与心理学有关的知识。我们还一起创建了一个家庭教育类的亲子公众号,并在线下发起了与家庭教育,以及心理健康相关的读书会。

我从书本中,以及与她们相互交流碰撞中学来的知识,成为了我战抑最强大的知识支持。同时,这些知识也促成了我对自己的过往经历,还有原生家庭对我影响的深刻反思与深度剖析。

当所有的问题都明晃晃地摆在我的面前时,我觉得我比往常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接近真实的自己。我一点一点地去找使我抑郁的原因,一点一点地深挖背后的根源,以及本质。然后,又一点一点地从本质上去疏通自己的情绪,再用新的知识去重新武装,修整以前的一些错误的认知,一块砖一块砖地重新垒起心里的围墙。

再加上身边朋友的宽容与理解,还有关心,我才重新闻到了花香,而我自己,也好像是灵魂受过了一次洗礼一样,交还给了自己一个新一点的自己。

我依旧在学习和强化的路上,而且,未来也会坚持学习下去,还想带动和影响更多的人加入到自我学习和成长当中。也正因为此,我还意外地闯入一个全新的我从来不曾到过的新世界。那里,给了我另外的期骥。

现在,我的战抑应该是到了最后的收尾阶段了,我相信,曙光就在前方。很多人喜欢我温和的性格,我一直也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人,只不过是以前性格内向一点。

经历了一场抑郁,我更想做一个真诚的人了。无比坚定地想要拥抱未来的所有的日子,用我可以用的最大的热情去爱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美好,也希望自己可以为这个世界增添一些美好,贡献一些热量。

于是,我产生了想把自己的故事记录下来分享给更多的人的想法,希望我的故事可以给更多的人来去勇气,带去希望,给他们新的启发。

02

与魔鬼共舞的日子

我不知道自己真正意义上的抑郁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只知道那种“一被情绪包围就头晕头痛的”感觉是自 3 年前开始的。3 年多来,我的内心像经历了一座城堡倒塌,而后,从残垣断壁的废墟中奋力爬了出来,又重新建了一座心城一样。

其中近千个黑暗日子的爬行,真的有一点不忍回想。拍一拍身上的泥土,我重新呼吸到了新的空气,胳膊腿都像是新长出的一样。就像是我才刚刚来到这个地球,连我熟悉的人的笑脸都好像变得不一样了,更温暖了。

我倏地明白,其实一切都不曾变化过,是我经历了一场不一样的心战,我开始重新感受到周围的温度。欣喜之余,回头望时,依旧心有余悸。

和很多有抑郁症的人一样,我开始对于抑郁其实也是陌生的。怎样才是抑郁症呢?抑郁都是起源于一时低落的情绪无法正确地释放,积压而成的。光从字面上来讲,可以理解为压抑、郁闷。压抑的是自己,郁闷的也是自己。持续和过度的压抑,如果没有及时舒缓,就会形成抑郁。这是我对抑郁的了解。

所以,当我们发现自己持续一两周都不快乐的时候,一定要开始想办法缓解情绪。每一个人都是最了解自己的人。所以,你懂得自己如何才能开心。

处在抑郁中,快乐会比较短暂,那你就用一个一个快乐去叠加,去冲淡一些不快乐。一场无声的自我较量中,有时候真的是走一步退半步,再走一步,再退半步的。我们多给自己一点时间,阳光就会前方等着你的。

抑郁的开始一定是一件难以释怀的事情,可以是具体的事,也可能是一种难以打开的心结。钻进一件事情里面,一时无法跳脱出来,会形成短暂的抑郁状态,如果在抑郁状态时,没有及时调整过来,就可能会形成抑郁。

性格内向,自我价值感低,内心不足够强大,的确与抑郁有着某种关系,或者说抑郁的确偏爱这种人吧。因为内向型的性格,不容易找人帮助排遣情绪,有什么事情都选择自我积压,量变引起质变,当积压到一定量的时候,就容易抑郁。

悲春伤秋的性格也容易抑郁。所以,我们一定要学会懂得调剂自己的生活。我们的价值观体系中,主张控制情绪,但我想说,这种控制,不是单纯地强制性控制,更多是控制后的消化和转化。

倾诉是最温暖的一贴药膏,每一个都渴望被懂自己的人倾听,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更是如此。在我心里难受的时候,我会找我那个学过心理学的朋友聊天,她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我们会找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我说,她听。我一直说,她一直听。她很少打断,只是在必要的时候附和,以及表达她的理解。

我所有的情绪和感受,她仿佛都能准确地踩到点子上,那种被理解和被关心的感觉像冬天里的一团炭一样,在我的心底晕开了光亮。每次聊天,我就像是倾倒了一个装满的垃圾桶一样轻快了不少,重新吐故纳新,像新陈代谢一样循环自己正向的能量。

抑郁症,是一种心理疾病,同样会对身心健康造成影响,需要及时治愈。但正是因为它是一种心理性的,往往不容易被觉察和重视。

另一方面,抑郁,是这几年才逐渐被关注到的心理健康问题,普通大众对于它的了解还不够全面,其至还存在一些诸如认为这是“矫情”、“玻璃心”的较为片面的理解和解读,也没有一个专门的抑郁专科,很多抑郁症患者并不知道自己正处于抑郁状态,有的呢,也会羞于启齿,不敢去表达自己的困惑。

刚开始抑郁的时候,我也一样根本不敢说,甚至害怕别人知道我有抑郁症。我写过一篇中篇小说《与魔鬼跳完一支爵士舞》,原型其实就是自己,但我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我怕家人,特别是母亲看到,我害怕他们担心。对于其他人而言,我则害怕他们不一定能理解。

害怕别人的各种说,让本就脆弱的内心再增加一层负担。而事实上,对于抑郁症患者而言,别人的关心,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好,都会被记在心里,不敢忘记。

每次情绪来临的时候,我就会头痛。但那时候,即使是我的头再痛,我也会咬牙用意志去克服。精力无法集中的时候,我甚至试过把回形针掰直,用力地扎自己,扎疼了自己就会回过神来。

应该是在我抑郁最严重的时候,有一次,晚上,实在是头疼得厉害。不知是何起因,又陷进了情绪的低谷中,难以自拔。头疼欲裂得难受,让我难以入睡。

脑海里不知道自己主要在想什么,好像突然失去了主题一样,杂乱无章的各种影像在我的心里晃来晃去,过去的我但凡认为自己做得不好的事情都一股脑儿集结到了一起。

我对自己说,不要去想,管它们呢,而事实上,我心里一直不由自主地想,而且,还在将它们串联起来,得出一个,不论我怎样做,我都做不好的这个结果。“都是我不好。”“我根本不行。”诸如此类,否定自己的句条排着队在脑海中一条一条地经过,让人心都感到要战栗起来了。

越想越难受,越难受越想,最后得出一个活着没有价值的结论。想一想,这真的很荒唐,但那个当下,内心就是那样想的。

我想起了我读过的关于三毛的故事,于是,我蹑手蹑脚地起床,顺着窗台前渗进来的月光,找到了一条长长的丝袜,我把丝袜缠在脖子上,交叉打了一个结,轻轻地试着拉了一下,然后再拉紧一点,再拉紧一点,直到丝袜勒得我有点喘不上气来的那一刻,我好像一个做梦的人猛地醒来了一样,我问自己在做什么,我想做什么,愣在那里有半分钟吧。

然后,解开丝袜,重新回到床上,兴许,是被自己刚才的举动吓了一跳,那一个晚上,我居然睡得很沉,醒来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舒适。但后来再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我都会不自觉地流下心酸的眼泪来。

那时候,失眠是常事。我试过吃安眠药,当然也是朋友从她工作的医院里面开出来的促进睡眠类的。即便如此,也只能少量服用。吃过一两次以后,我发现也不管用了。人想睡,心睡不着。那时候,睡眠很浅,也经常不到天亮就自然醒来了。而白天又总是在中午的时候十分嗜睡。

于是,我想了各咱各样的办法,比如喝酒,听着催眠曲睡觉,有意熬夜把自己敖困了,或者运动到疲劳,睡前泡脚,喷香水,在床前放上香囊,静坐,冥想,练瑜伽等等,甚至有一段时间,还会读一下佛学类的书籍以静心。这一套综合整治下来,睡眠总算是好了很多。

其实,睡眠最终还是与心有关。抑郁会伴随着焦虑,如何让自己平静下来在抑郁中显得尤其重要。而内心不平静还可以从安全感着手。想办法多为自己制造安全感。你看重哪一方面,就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在这一方面为自己制造安全感。

还有一点,就是要与自己做沟通,这听起来好像有点奇怪,其实一点儿也不奇怪。很多抑郁就是源于我们对于自己某一次的表现不佳,背上了心理负担而来的。如果我们把自己当成是另外一个人的话,比如,当成是朋友。当朋友有一件事情没有做好,心情不佳的时候,我们往往懂得主动送上关心和鼓励。

每一个人都是渴望被聆听的,如果我们把自己也当成是好朋友,可以试着与自己对话。今天什么事情让我不开心了,我们可以与自己做一番沟通,让过去的过去,与自己和解。

自我心理的暗示其实很重要的,往往可以给到自己很强大的信心支持。我常常对自己说,“我相信你可以很平静很有耐心”,并且不断对自己重复,这样的暗示确实能使我提醒自己少一些焦躁。

原本内心就比较细腻的我,在抑郁中更加柔软易碎。只要我有觉得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我便会想起,母亲以前说过“你谁都比不上”的话,我就会把自己之前认为做错的,做得不够好的事情一股脑儿翻出来,在无数个辗转反侧的夜晚,一遍一遍地就着漆黑的夜咀嚼。

越是回想,便越觉得自己不好,越是觉得自己不好,就越会找出自己更多的不好,一时无法停止,直到自己累得不行的时候,才浅浅地睡去。那种感觉,真的有如被放在火上烤一样。有时候,我感到自己像一只被搁浅在陆地上的鱼,如果慢一秒钟就有窒息的危险。我张开嘴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每一次难受到了极点以后,我可能会崩溃到想哭,甚至根本就是背着别人大哭一气,接下来的几天里,反而会好受很多。好几天的舒适里,我也会感到“罪恶”,因为这样的舒适是几天前用那样极其难受换来的。

在内心,我无数次好像就要站在悬崖边上了一样。打破、重建、重建、又打破、再重建,我不断地在重复着,每一次都会消耗掉我的很多心神。于是,只要我情绪上扬的时候,我就赶紧用各种办法补充消耗的心力。

我喜欢花草,就种很多花草,买各种头花、胸花。听说色彩很治愈人的心灵,就买各种各样颜色的围巾,包括生活中的一些小物件,也买色彩亮丽的,包括衣服也是一样,很少再买冷色系的。

我还会给自己写各种小纸条,写在手机壳上,贴在我的办公桌上,贴在衣柜上,贴在窗户玻璃上,甚至贴在床头,以确保我随时能看到。这些抄来的或者自创的鸡汤还是为我带来一些不可忽视的能量。我也写日记,把自己的内心世界写出来,相当于跟自己对话。这也是一种很好的释放压力和情绪的方式。

03

抑郁意外地为我打开了一扇新门

都说世界上没有一件完全不好的事情,哪怕是抑郁也如此。在抑郁中,我一直在深度反省,各方各面地反省和深思。特别在学习了心理学类的知识以后,我透过原生家庭去剖析与自我的关系,以及与社会的关系。促使了我从专业的心理学角度去看待和思考问题,让我学会了更好地接纳自我以及现在,对于生活,对于生命都有了全新的认识,这些认识于我而言,意义非凡。

我从心理学的角度,找到我抑郁的源起。我也由此展开了对于自己原生家庭的溯源。

我发现自己其实一直缺失安全感。小时候也并没有得到充足的爱。我内心就是心理学者李雪笔下的那种认为自己不值得被爱的人,但我的内心又如此渴望被爱被呵护。无数次,我泪流满面地问自己很多个为什么。

后来,我在一本一本的书中找到了几乎所有的答案。就如,李雪的《当我遇见一个人》,让我懂得了自己安全感缺乏的根源,同时,对于父亲与母亲也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还有很多很多的好书,唤醒了我自我治愈的能力。它们会教它透过现象去试图找出自己问题的本质,然后去解决源头的问题,引领我去治本。

当我明白了一些我的缺点是因为小时候的一些原因造成的,我就不再去纠结它们了,也接纳了它们,因为我更多地看到了自己的优点。同时,也明白了,没有哪一个人是完美的。但我们都在努力地在追求更好,这就是生命的意义。

对我而言,书中没有黄金屋,但是有比黄金屋更加价值连城的东西。所以,当你内心抑郁的时候,我强烈建议你看书。当你能够看清事情的本质,看清很多行为背后的需求,更加了解自己,内心在不断增强的时候,你的力量就会越来越强大。

抑郁症患者,往往内心里,筑起了一座城墙。我们在那个当下,只看到自己的不好,看不见自己的好,只会选择性地听别人说我不好的声音,而对于赞美却听不见,即使听见了,也表示怀疑。所以,我们要用力先把这座城墙推翻。

当你总会提醒自己,这里不如这个人,那里不如那个人。我们就要想到我们必须要做适当的心理调整了,因为你在用短处同别人的长处比。我们在看见别人的同时,也要努力看见自己。我们要相信我们的存在都是有意义的,都是有价值的。

我深知那种自我否定的疼痛。但我也努力地对自己说,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才比其他人更加懂得尊重和珍惜。只要是抑郁不来打扰的日子,我便觉得清风爽朗,处处生香,无限开心和幸福。

我有着诗人般细腻的触觉。路边的花草在我眼里,也是充满着柔情的。我会写一些小诗,送给自己,送给朋友,送给日子。这样,有些平淡的日子便又会因为我们自己的用心而变得稍微不一样一点了。

其实,心理抑郁并没有那么可怕。只要我们正视它,不回避,积极地了解自己抑郁的原因,从源头去刨出根蒂来,就一定可以很快消灭它的。

还有一点就是,就是爱的力量。

爱是治愈一切的最佳良药。如果你有爱人,就靠在肩头,拉着手,让爱一点一点地消融你内心的冰山。如果你有好朋友,可以经常找一个安静的角落里,慢慢地聊天,让友情一点一点地抚平你心里的褶皱。

如果你总是不快乐,如果可以,尽量告诉家人,他们给予的爱可以给到我们很强大的心里力量。

“没有一个抑郁症患者的父母是无辜的。”原生家庭对于每一个人内心的潜在影响真是巨大的。我记得有一次电视讲座中,主持人问心理学者武志红:“很多人都把这个问题也归为原生家庭,把那个问题也归为原生家庭,原生家庭对于一个人的影响真的有这么大吗。”武志红很果断地说:“有。”

如果你正处理抑郁中,不妨试着从自己的家庭中找找根源。然后,好好地进行沟通,做出心理的调整。如果有必要,与家庭成员进行一次深入的交谈,真诚地表达你当下的感受,以及期待。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家一定会越来越好,而你,也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04

一场抑郁,让我更爱自己,

也更想笃定地做一个真诚的人

一场抑郁,像是一个不小心掉进湖心的人,重又被人打捞一样,那种缺氧的感觉曾刻进心骨,让人不敢回想。

然而,抑郁,也启开了我的自我觉察之门,关于这个世界,关于自己,等等。太多太多的为什么,是什么,在这一场劫难后,尾随着进入了我的生命里,也可能将融入我的血液中,成为我未来生命和生活的一部分。抑郁,带给我的不只是那些不想再回首的痛,还为我打开了另外的一扇门。

抑郁中的人,常常会把自己认为做得“糟糕”的事反复剥细了来想,让这些事情与“我不好”“我不行”“我怎么会这样”等等这些负能量满满的疑问缠连在一起,让人在那种思想痛苦的深渊里难以向上攀爬。

就像是白素贞苦练成人的过程一样,走出抑郁的过程,也像是在修炼(这样从心理层面来讲,要稍感安慰一些),脱了一层又一层皮,真的很痛,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体会到其中的痛苦的。一层掉落,痛成茧。

这其中,如果说抑郁是一座雪山,努力去翻越它,就能收到红利的话,我收到的红利便是它促成了我接触心理学,并且爱上了学习。

为了了解抑郁,为了战胜抑郁,到后来,还萌生了帮助同样受到抑郁困扰的人,我跟着朋友们学习心理类的书,从心理学边缘类的到非常专业的,从国外作者的到国内作者的,每啃完一本书都有一种“哦,原来这样”的感觉。

曾经很多困扰我的问题,我在书中不断地找到了答案,而且答案还是递进式的。像当年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我同样对于这些发现表示无比地欣喜。

我开始顺着时间线,一点一点地梳理过往中,自己难忘的事情,不快乐的和快乐的。然后一点一点地觉察自我性格中的缺点,以及哪些是原生家庭带给我的。我惊奇地发现我有抑郁“潜质”,性格内向,儿时没有姐妹相伴,心事无处倾吐与交流,等等。

当我更多地了解了抑郁后,抑郁变得不再神秘,也没有那么可怕了。我把它想成一道难解的数学题,努力学习,不断提高,想着这道题终究是会被我解开的。

更神奇的是,当我了解了这些真相以后,我更想做一个真诚的人了。因为我更加明白,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感同身受”,不过是有人愿意理解和关心别人而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都有自己的故事,我们所见的,也许并不是全面的他(她),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容易。我从来不会轻易地嘲笑任何一个人,抑郁过后,不仅如此,我还更愿意对任何一个人都抱以更大的尊重和理解。

因为我明白,每一个个体的人,都来自于不同的家,有着不同的境遇,正如一首歌中唱的“我们不一样。”不同,让我们每一个看待问题的出发点都会不一样。我愿意给出更多的宽容和爱。面对不解,多给别人一点时间。面对争论,先听别人说。向给出建议和帮助的人真诚道谢,对陌生人微笑。

其二,也促成了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懂得珍惜。

对于有抑郁症的人来说,来自旁人的任何一点你看似微不足道的关心,都像是一束阳光一样直抵内心深处,洒下一片温暖的光晕,可以给你带去力量。也许,人在最低洼的时候,才越能感知这世界上的暖意。

每一点微小的光,我都会伸手去抓,别人的一点小帮助都恨不得能涌相报。没有人有义务对你好,所以,如果有人对我好,我都会真心记着。

一些对于抑郁有偏见的观点里,就有一种认为抑郁是太不懂得满足了。其实,真的不是这样的。并不是所有的抑郁都是这样,相反,他们可能比谁都懂得满足,比谁都想要好好珍惜,我便是如此。我本就是一个比较容易感动的人,现在尤其如是。

最后,我想说对正在与抑郁做着斗争的人说以下这段话,希望对你们有帮助。苦难,要么让人掉进深渊,要么使人更加强大,我希望我们都勇敢地选择后者。

要掉进深渊很容易,只要你选择什么也不做就可以了。可是要选择后一个却不容易。有人说酒要喝浓的,路要走难的。如果太容易,又有什么意思呢。我们把这句话放到这里。我也喝酒的,有时候还会想酒喝。酒我们可以选,路难不难,我们却没得选,但我们可以选择走出去。

抑郁差点要了我的命,也意外地为我打开了另外一个新世界,也许,抑郁只不过是我们人生当中一个别样的履历。蒋勋曾说过,他在命悬一线的时候看见了最美的风景。抑郁,真的没有那么可怕。

因为每一个个体都千差万别的,对我有用的方法,不一定对每一个人都有用。我的战抑故事只能给到需要的人一些参考和借鉴,抑郁面前,除了自我疗愈,还是建议尽量去正规的三甲医院里接受专业心理医生的心理辅导和治疗。

抑郁,只是一个人掉进了情绪的漩涡,时刻怀疑自己这里不好,那里不对。我们都不是完人,我们不可能做好所有事情,不要过于苛责自己。

即使哪里没有做好,我们也多给自己一点时间和空间去调整和改进,照顾好那个叫做“自己”的人,让他(她)快乐一点。

不管在任何时候,都请你深深地相信,自己可以战胜它,这只不过是我们像一条虫在蜕变成一只蝴蝶的过程。如果我们没有困难打倒,我们就终将变成更强。

END

本站部分文章采自网络,若有侵权,请告知我们,QQ:371240164,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官方QQ群号(雨情生活智小库): 344879868


如果觉得文章还不错,请打赏我吧!!
1
收款码

1.若显示"请打赏作者吧"时候,是为作者可以接受打赏.若显示"请打赏我吧"时候,是为作者不接受打赏或文章本身是站长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