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朋友,您好,这里是蒙正儿童心理,我是文丰老师,今天我们来分享《孩子内心力量的建构》。

1

有人说,这个主题好虚拟宽泛啊,内心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它不就是自信心嘛!是,也不是!我们内心的力量看得见摸不着。

比如一个成年人理性又不乏热情、淡定又从容、处理事务游刃有余;或者虽威严但有温度、勇敢且有担当、遇挫败而不气馁;

又或者虽温润如玉可不容侵犯……我们都会说这个人内心好强大,可以依靠;

再比如一个小孩子外向活泼、容易与人相处、敢于维护自己的利益,敢于表现展示自己,我们会觉得这个孩子很自信很有力量;

如果一个孩子安静内敛、不争不抢、可是关键时刻有勇有谋、有主见有担当,我们也会感叹这个孩子有力量;

还有的孩子顽皮吵闹,该哭的时候绝不忍着、该笑的时候也毫无顾忌,一派天真烂漫、但遇到困难也会坚持不懈,我们也会认为这个孩子内心很有力量。

当然还有其他表现,这里不能一一详尽。欢迎朋友们留言讨论哦!

2

看,这样具体化是不是就明白了两者的差别:内心的力量似乎更宽泛,跟性格的内外向无关,跟耐挫折力有关,而不仅仅是我们通俗意义上说的外向活泼、敢说敢做。

一般情况下我们不太会感受到一个人内心有力量,在面对冲突、矛盾、挫折的时候才体验深刻。

先来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一条到处流浪的小龙,长得很丑,所以大家都叫他丑丑龙,他很不快乐。

一天,丑丑龙流浪到了一个美丽的村庄,村外有一处清澈幽深的水潭,他非常喜欢这里就留在了水潭里。

一天,当他露出水面的时候被村里的小动物们看到了,大家都被他丑陋的外貌吓一跳,于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骂他,丑丑龙哭起来,这时候天开始下雨了,而且小动物们骂得越凶,小龙哭的越伤心,雨下的越大。

小动物们像发现了秘密一样惊呼:原来他一哭就会下雨啊!丑丑龙委屈的缩进水底,再也不露头了。

直到有一年大旱,村子里的庄稼都快干死了,小动物们想起小龙来,于是一起跑到水潭边叫他:丑丑龙丑丑龙,你快上来呀!

丑丑龙听到有人喊他,还以为要跟他一起玩,高兴的从水底浮上来,露出他很丑的头,只听到大家一起使劲儿骂他。

丑丑龙呆了一下,接着大哭起来,“哗…哗…”大雨也立刻下下来了。旱灾解除了,庄稼和村庄得救了!

伤心的丑丑龙决定离开这里。

这时候,村里的小动物们带着礼物来挽留他,有的说:你别走你别走,我们喜欢你!有的说:对不起,为了下雨我们才骂你的!

丑丑龙愣住了,他第一次听见别人说喜欢自己,他赶紧说:没关系没关系,以后你们要下雨再来骂我吧!他笑了,眼角还挂着泪珠!

听了这个故事大家有什么感觉吗?

我第一次看这个故事的时候,既心疼又气愤!

这个不出色又没有护佑的孩子,得付出多少尊严、欢喜才卑微的得到大家接纳,而被接纳仅仅是因为有用,而不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有可能是以后的日子里只要有谁不痛快都会毫无同情心的继续骂他。丑丑龙为什么甘愿忍受侮辱也要留下来?

因为他很孤独!他需要归属感、需要认同!哪怕付出自我作为代价。当在家里得不到归属感和认同的时候就会到外面去寻求。

像丑丑龙一样,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团体,可是却需要把别人的幸福建立在自己的痛苦之上。

所以,我们要教会孩子接纳真实自我、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感受、不做这样无谓的牺牲,碰到解决不了的困难积极寻求帮助尤其是家长帮助。

具体怎么做呢?

试试这样的沟通策略吧,比如丑丑龙可以这样说:“不许这样骂我,太让人难过伤心了!我是很丑,吓到你们了,对不起!是的,天气很干旱,需要雨救活庄家和村庄,我愿意帮助大家,我有更好的办法呀...”——这样一来,丑丑龙是不是就从受害者变成了建议者、影响者、领导者...

这段话,分别照顾到了自己的感受、他人的感受以及困境,最终提出解决办法。

有人可能会怀疑,对于孩子来说,这么长这么理性的回应是不是纸上谈兵?

如果我们不刻意训练、不自己做出表率的话,当然是的。

但是请不要小看孩子的智慧,只要我们家长自己学会这个策略,在家庭里经常使用,潜移默化地,孩子就学得会,幼儿阶段学不会,到小学的年龄也一定学得会。

另外,就算不能完美的应用,也一定会在孩子心里种下一颗从对方的立场考虑问题并积极想办法解决问题的种子,这样孩子就不会一直沉浸在受辱、悲伤的漩涡里。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孩子面对这样的场面,通常是伤心、落寞或者哭泣在先的,这是情感真实的、本能的反应,上面说的理性表达是第二位的,因此我们要允许孩子表现伤心哭泣,这也是在帮助孩子体验丰富的情感,接纳真实的自己。

3

每次在少儿图书馆或者幼儿园给孩子们和家长们分享这个故事的时候,我都这样问孩子们:

为什么丑丑龙不快乐?                                         

有没有不骂丑丑龙也能下雨的办法呢?     

如果不骂丑丑龙,不下雨,还有什么方法救活庄稼和村庄?

问到这里的时候,孩子情绪高涨,兴奋的高举着手抢着说:

可以人工降雨;

可以挖沟,把水潭里的水引过来;

可以用飞机洒水;可以去找雷公公下雨

……

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有的孩子说:我愿意,我觉得丑丑龙一点儿也不丑啊!一派小大人的样子!

4

如果排除了故事不是孩子亲身经历的感受,随口回答这样的因素,我想到理由是在我们的文化背景里,很多家长是这样教育孩子的:吃亏是福!退一步海阔天空!

这里有一个佛家的故事作为典型代表。

唐代天台山国清寺有两位和尚,寒山与拾得,他们行迹怪诞,言语非常,相传是文殊菩萨与普贤菩萨的化身。

一天寒山问拾得: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如何处置乎?

拾得曰: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两位大师这段经典的对白,蕴涵了佛家面对人我是非的超然处世之道。

很多人把拾得大师的话奉为桀纣,来修炼大度胸怀!

但是当面对寒山大师的境况时,情绪依然会出现,只不过佛家的修为和转化,在很短的时间就被平复和合理化了而已!而且那要经过多少年的痛苦挣扎才达到这种境界啊!

这是对成年人的教育,对于幼儿,不可以灌输这样的理念。

孩子会形成我不可爱、我没有价值、我的需要不重要的自我观念和感受,这些感受是与人成长需要的内在能量、生命力的原动力相悖的。

除了导致丑丑龙这样的遭遇,形成抑郁状态,甚至招致身体伤害。

5

以下是这方面的证据:

有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实验——显得弱势会引发的同伴恶行:

上世纪50年代,美国试验心理学家哈利·哈洛带领研究人员把隔离12个月的猴子放到群体中。

它们不会探索、不会玩耍、几乎也不怎么活动,更不会反抗和攻击,就像天生的靶子,那么畏惧、那么无助。

别的猴子会组成一个欺负人的小圈子,被隔离过的猴子胆怯的呆在圈子中间。只要其他猴子稍有松懈,这些被隔离过的猴子会拔腿就跑,而这会招来更多的攻击。

还有一个,现在僧侣释妙旨师傅的调查研究,他通过走访南亚和国内的寺院实地考察发现,幼儿被送往寺院教养后,心智健康发展都令人堪忧。

这也说明,过早的教育儿童接受超我的道德感,比如拾得大师说的一味的忍让,同时忽略否定本我的需要(我是可爱的、被爱着的、优先的、有尊严的),就会拔苗助长,是培养不出内心力量感的。

6

我们明白了接纳自我真实感受、不做无谓的牺牲的重要性,同时还要求孩子发散思维,将关注点放在解决问题上面,而不必对骂回去激起对方更大的愤怒。

寻求共赢之道,才能赢得别人尊重!

这一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我们在平常在生活中,碰到问题的时候,不要急着给孩子现成的答案,要多问孩子几个怎么办?来激发孩子的发散思维能力。

当然,要帮助孩子构建强大的内心力量,培养自信心,还有很多方面,比如无条件接纳,满足生理安全稳定的需要、维护孩子的自尊、多鼓励赞扬、维护孩子的基本自主权(包括物权和选择权)、保护孩子的身体不受伤害等等,由于篇幅关系,在以后的章节中我们一一探讨吧。

好啦,朋友们,今天就到这里,感觉不错的话记得介绍给您的朋友哦!下一节咱们接着分享《亲密的亲子关系不代表是健康的》。让我们和所有的孩子越成长·越快乐!

文章参考:

绘本《丑丑龙》 作者:冰波/刘勇  新时代出版社

微信公众号“立天心”文章2020-06-04《儿童出家好还是不好》

以上,就是我们这节课第一部分的内容。在下一篇,我们会讨论,除了教孩子一致性沟通,还可以用怎样的策略应对这种情况!

END

官方QQ群号(雨情生活智小库): 948302546


加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