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说过“约死群”吗?

一群青年在社交平台上建群认识,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和地点,相约自杀。

46岁的中年大叔胡明(化名)混迹其中,成为一个网络劝生者。

这天,胡明和一个网名叫“林园”的孩子聊到凌晨,林园说他约了两个人,第二天早上7点去湖南郴州,集体自杀。

胡明在聊天中得知了对方的手机号码,立刻报警通知警方,第二天警察通过侦查手机定位,在车站找到林园和另外两个孩子。当时,他们连车票都买好了。

三个年轻的生命,在死亡边缘被拉回。

这就是胡明,一个劝生者,也是一个失去儿子的可怜父亲。

01

22岁儿子猝然自杀

胡明潜入“约死群”

胡明的大儿子胡小天(化名),曾经是这个“约死群”的成员。

进群几个月后,胡小天和两个同龄人一起自杀身亡,年仅22岁。

2018年5月22日,胡明在家里做饭,胡小天洗了个澡,还打扮了一下,喷了香水,微微一笑就开门走了,饭也没吃。

那是胡明与大儿子的最后一面,半个月后,他从警方处领回了胡小天的尸体。

他无数次回想那个下午,想找到一些儿子自杀的蛛丝马迹,最终他只能懊悔:作为父亲,他对儿子一无所知。

5月26日,胡小天在微信上和女友问了早安,之后便连续好几天失联。胡明得知后,6月2日在当地派出所报警,次日,警方查到胡小天已于9天前到达武汉。

6月4日,胡明赶到武汉报警。

期间,胡明一直在尝试联系儿子。电话不通,微信、QQ不回,连微信步数都是0。胡明大哭了几场,濒临崩溃。

他甚至安慰自己,儿子在外面被骗了被绑了都不要紧,只要人还在。无论如何,不到最后一刻,他都不会想到:儿子已经死了。

6月8日,一个警官打电话让他赶紧看新闻,武汉发现三个烧炭自杀的孩子。

接完电话,胡明懵了,大脑一片空白。

完了,完了,完了。

过了一会儿,武汉公安局打来电话,请他去核实身份。

那一瞬间,胡明悬了多日的心一落千丈,彻底失控。

他才22岁啊!

相约自杀的三个孩子,另外两个一个23岁,一个26岁。都是没有成家的年轻人。

十几天,儿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那个晚上,巨大的痛苦和问号吞噬着胡明。为了探寻儿子自杀的真相,他登录了胡小天的社交账号。

没想到,一上线,群里就炸了。

“你们看,你们看,鬼来了!”

还有人问:“兄弟没死啊?”“兄弟,一起死吗?”

群里放着丧乐,大量死亡的图片,还有自杀的场景。视频中,一个孩子直接从悬崖跃然而下。

胡明被吓得猝不及防,惊愕、疑惑、恐惧、愤怒百感交集,他坐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你们想干嘛?”

“你们是什么人?”

“你们看见别人死,就高兴了吗?”

一连串的发问,甚至带着几句怒不可遏的脏话,胡明发到群里。

他好恨呐!“为什么你们在聊天,你们还活着,我的儿子却已经死了。”

冷静下来后,他表明身份,他是胡小天的父亲,孩子已经走了。

他一夜未眠,这个群太可怕了,简直让人毛骨悚然。群里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孩子,日日煽动负面情绪,相互鼓励自杀,甚至相约实施自杀。

他一个中年人都受不了,更何况一个个迷茫的孩子呢?

他决定:劝生。

02

徘徊生死一线

拯救20多个年轻生命

“他们不是魔鬼,他们是一个个孩子。”这是胡明后来说的。

潜进群里后,胡明发现他们大多都是17岁到20多岁的孩子,一个个都陷入到困境之中。

他们迷茫,无助。

他们面临着各式各样自身无法解决的难题:有情感上的、有网贷还不上的、有学习工作压力大的......70%的人都患有抑郁症。

后来,胡明开始在群里加他们好友,最多的时候加了55个人。一有人浏览胡明的空间,他就立刻加为好友,主动与之聊天。

他认为,这是他们求助的讯号。

“在吗?”“需要帮助吗?”...

作为中年大叔,胡明的问候方式很实诚。

聊天时,为了拉近彼此的距离,让孩子慢慢袒露心声,胡明毫不吝啬地赞美和鼓励孩子,有时候直接发一个小红包,一个月曾花超过5000块钱。

有个孩子跟他说,借了三万网贷,还不上了。

“三万对我来说就是压死我的最后一根稻草,三万就要我的命。”

胡明让孩子先找份工作。

第二天,胡明转了100块钱给那个孩子,让他打印简历。后来孩子找到了稳定的工作,也不再轻生了。

胡明觉得,自己即便是说几句鼓励的话,对完全悲观的他们来说,也是有一定触动的,他们对世界的善意更加敏感。

有时候,小小的行为就是他们的一线转机。

那个网名叫“林园”的孩子实施了好几次自杀行动。有一次,林园在湛江约了一个人一起自杀,自杀的瞬间,他害怕了,不想死,另一个孩子却一定要死。林园害怕地给胡明发私信让报警。

胡明意识到,这种“约死群”的自杀鼓励、相约自杀,其实是相互推着走进死亡的深渊。

它像一个可怕的放大镜。放大绝望,放大负面情绪,放大自杀倾向。

一个人自杀,很容易自我放弃。但相约自杀,走到最后一步,即便临阵胆怯,也不好独自退缩,就这样硬着头皮离开了这个世界。

为了劝生,胡明经常和他们聊到凌晨三四点。

他也不能肯定,这些努力能不能成为他们长夜中的一丝光亮,让他们看到希望。

他只有一直尝试。能救一个是一个。

每一次劝说,胡明都会把自己的伤口撕开,把最真实的痛苦展现给他们,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他们回头。

一边劝说,一边配合警方行动,胡明成功拯救了20多个年轻的生命,也救下了20多个家庭的未来。

孩子们说:“叔叔我不死了!”“叔叔,谢谢你!”

03

真相浮出水面

青年们为什么自杀?

劝生的过程,也让胡明渐渐触摸到儿子自杀的真相。

胡小天是胡明的长子,初中毕业后到北京打工,两年前自己创业开网店卖衣服。在胡明眼里,大儿子从小内向,但一直独立自主。

儿子到底经历了什么?让他如此痛苦如此绝望呢?

作为父亲,胡明也是直到儿子死去,才真正了解他。

胡小天的工作室只是一间小屋子,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一个人,一台电脑,苦苦支撑他的网店,体重从130斤暴涨到170斤。

胡明在整理胡小天的遗物时发现,儿子在自杀两个月前买过很多关于人生和生命的书籍。

可能很久以前,胡小天就陷入了生命的彷徨中。他一直挫败一直迷茫,内向的他从未表露过自己的内心世界。直至选择死亡。

在“约死群”里,大多都是像儿子这样的迷茫青年。他们不被理解,不被关注,甚至被数落“脆弱”“无病呻吟”。

周围人的冷漠,便是雪崩时的每一片雪花。

有个孩子才十几岁,一直考第一,父母还是不满意。他明明很优秀,但天天都在害怕自己做不好,巨大的压力让他窒息。

还有个孩子是富二代,创业屡次失败,从家里拿了60万,他说60万消费完了就是死亡的那一天。

真正“大张旗鼓”想要自杀的孩子,其实是有求生欲的,告诉别人,是希望得到关注,被拯救。

那些不怎么说话的孩子,他们的自杀才来得悄无声息、猝不及防。

群里有个叫“忘月沧海”的孩子,就说在群里说过几句话,不到5分钟。第二天,胡明就从新闻上看到他自杀的消息。

据统计,在中国有近30万人死于自杀,250万人自杀未遂。在网络不良群体的影响下,直播自杀和相约自杀的事件日益增多。

比如胡明潜入的“约死群”,笃信死亡是唯一的解脱。这种意识传染像病毒一样侵蚀着每个孩子,渐渐他们放弃自救、放弃求救,走向死亡的不归路。

大儿子的自杀是胡明无法愈合的痛。他夜以继日地潜在群里,观察孩子们的一举一动,是作为父亲的“赎罪”。

从拯救一个人,挽回一条生命中,得到精神慰藉。

即便胡明竭尽全力,很多生命依然无法挽回。

富二代孩子真的自杀了。

在聊天中,胡明要求和计划寻死的富二代见面,孩子拒绝了。再次得到他的消息,就是他在海口跳楼的讯息。

经常有一些人,在群里,再也没有说过话。他们已经不在这个世界。

胡明也不能寐,每一个熄灭的头像,都像在催促着他:快救救我,救救我吧!

他说:“我已经失去了,不想让这些孩子的父母也承受同样的失去。”

“如果当初有人跟我的孩子聊一聊,如果他能碰到这样的人,也许就不会死了。”

04

黑夜的曙光

每个人都是“劝生者”

劝生者,胡明不是一个人。

群里一个女孩从自杀者变成劝生者。看到胡明就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她说她不能走。

胡明还认识了一个20岁的年轻人小李,自杀未遂后变成劝生者卧底“约死群”。胡明和小李轮流值班,时刻关注有明确自杀计划的人,并和联系警方采取行动。

他们还组建了“劝生者群”,因为个体的力量太渺小了。

和胡明有类似经历的,还有一个叫徐世海的男人。

2020年5月,徐世海的17岁的儿子,从高楼一跃而下,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当徐世海打开儿子的社交账号,才发现一个充斥着“死亡”的群。

“活够了”、“死才能解脱”、“我走了,你来不来”...句句让人不寒而栗。

有女孩子被骗拍了裸照遭威胁,无路可走;有学生被长期勒索,忍无可忍;有孩子曾因学习生活压力寻求帮助,却被父母忽视。

“小孩子嘛,哪有什么烦恼,都是闲的。”

他们看不到人生的方向,却没有一个指路的人。

徐世海的儿子死了,他不能让悲剧一次次重演。他想尽办法伪装成“十四五岁”的学生,潜伏在大量群里,一旦发现氛围不正常,就抄下群号,发给身边的家长一起举报。三四个月里,他找到的30多个群先后被处理。

徐世海加了几十个想轻生的孩子,劝解他们。他对一个有轻生念头的高二女生说:“人生就像心电图似的,起起伏伏才是活着,一马平川不就废了。”

这些孩子就好像站在悬崖边上,生死一线间。轻轻一推就坠入深渊,同样,轻轻一拉,就回到光明。

对胡明和徐世海这样的劝生者来说,虽然与之素不相识,但救了他们就如同救自己的孩子。

得到孩子们一个积极的回应,就会振奋,那是支撑他们全部的力量,是生命的回音。

就像《麦田里的守望者》:“我会站在一道破悬崖边上,我要做的就是抓住每个跑向悬崖的孩子——我是说要是他们跑过来不看方向,我就得从那儿过来抓住他们。”

其实,胡明和徐世海讲出这些故事,是说给所有的父母听,是说给社会每个角色听。

对孩子们耐心一点,多给一些陪伴,多给一丝善意,便能把他们从黑暗引入光明,便能挽救他们年轻的生命。

让他们感受到世界的爱,我们每个人都是“劝生者”。

END

官方QQ群号(雨情生活智小库): 948302546


加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