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文章由郁友和其它热心网友提供,不能取代专业医疗咨询机构意见.如情况严重,请及时到各地正规机构寻求帮助.

今天带给大家的分享,是一名郁友和抑郁这条黑狗奋力搏斗的真实故事。

作者在开始提笔回忆前写道,其实最初,他对于自己身患抑郁症这个话题,一直不太愿意触碰,毕竟这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但是,他想到,如果他的经历能给其他人带来一些启发和思考,为千千万万和他一样身处抑郁之中的人提供一点帮助,那就值了。

于是,他开始点点滴滴回忆自己和抑郁这条黑狗初遇、纠缠、搏斗、最后分手言和的全过程。这是一个历尽千难万险的故事,他擅自过停药、经历过复发、自杀观念曾经根深蒂固、住院接受过6次电击治疗,一度觉得看不到希望,但他未曾放弃,最后终于逆转和黑狗之间的力量对比,人生中最黑暗的一页翻了过去了。

现在的他,坚信自己一定能彻底治好抑郁症,拥抱美好的新生活。希望他的励志故事,能为你带来启发和希望。

被迫当公务员,黑狗出现了

我出生在皖南一个双职工家庭,从小家境就还可以。高中复读了一年,考上了北京某所三本大学,在大学里确立了我现在的信仰——道教,并找到了将要陪伴我一生的女孩——我的前女友、老婆。不过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两件事在后来将会拯救我的性命。

大学毕业那年,我因为成绩不好,延迟毕业了半年。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成为了一个故事开始的引子。

我爸妈都在体制内工作,他们认为体制内工作是最好的,所以在我大四那年,他们就不停地安排我参加各地的公务员、事业编制考试。

但是我却一直看不上体制内的工作,我认为年轻人就应该敢闯敢拼,为了梦想去大城市闯荡,这才是年轻人应该选择的道路。如果人生一开始就想着稳定、安逸,选择25岁死、85岁埋这样一眼望到头的体制内工作,我觉得,这样的人一辈子注定不会有什么出息。

然而,迫于我爸的压力,我一直不敢坦露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带着这样的抵触的想法,我参加了一次次考试,自然都失败了。

直到2018年初,我拿到了学位证书。在当年省考时我妈问了招生办,招生办说我这情况可以参加应届毕业生岗位,于是我就报了这个岗位,万万没想到,这次考试我居然能在240多人中考到第8名,总共录取8人,刚好进入了内围。

我爸妈非常开心,但我却并不想再考了,于是我向我爸妈坦白了我的真实想法。毫不意外地,我爸勃然大怒,把我狠狠地骂了一顿,并声称我要是不去继续参加考试,就当没我这个儿子,他那恶狠狠的表情,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中,即使做了6次MECT也没忘记。

被吓破胆的我只好参加培训、去面试,不出意料,我考上了,于是我就去了那个距离江西只有十几公里的乡镇,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

都说公务员工作好,考上了就可以天天喝茶看报纸,还不会被开除,轻轻松松到退休。其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天天喝茶看报纸的是已经退居二线的老领导,其他人,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基层公务员,那是天天忙得焦头烂额,加班还没有加班费。

更惨的是还要经常背锅,我刚去没几个月,我的一位副科级领导就因为扫黑除恶中的一点屁大的事被市纪委处分,副科级没了,还要停发两年奖金,连县委书记替他求情都没用。

亲眼见证这件事的发生之后,我经常在睡觉的时候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夜不能寐。这本来就不是我喜欢的工作,要是这样的事也降临到我头上,我该如何是好?那位老领导几十年下来工作兢兢业业,大家都有目共睹,连他这样的老黄牛都要遭此飞来横祸,那我以后必然也有这一劫啊。

一想到这里,再回忆起我爸逼我去考公务员的那凶狠的表情,再捏着每个月才2000多块钱的工资,我不禁陷入了无尽的悔恨和恐惧中,在这样消极情绪的持续浇灌下,黑狗在我的世界出生了。

开始正规治疗,抑郁得到控制

由于我自小就懂得很多课外知识,所以我对抑郁症有一定了解。抑郁状态持续数月之后,我开始感到不对劲,于是在一个周末,我独自一人去了一趟附近的精神病医院检查。我坐在候诊室里,看着别人都有家人陪同,只有我是一个人来,不禁感到一丝尴尬。

经过诊断,医生确诊我得了轻度抑郁症,并给我开了药。到了缴费处,一交钱,一个月的药就要花掉我月工资的五分之一,不禁感到肉疼。

当天回去之后,我告诉了爸妈和对象检查结果,我对象和我妈非常担心,我妈后来多次陪我去医院复诊。但是我爸的态度就让人迷惑了,自此之后他多次在家和我妈挑起冲突,责骂我妈对我关心不够,才导致我得了抑郁症。

甭管怎么说,我开始正规治疗了,我的抑郁情绪得到了控制,此时是2019年4月,我开始了第一次服药。

经过一年之后,我感觉抑郁症的症状都消失了,那时的我做了整个治疗过程中最错误、最严重的决定:擅自停药。

在停药的半年里,我借调到了县里上班,生活上比在基层乡镇方便多了。这时候的我,觉得生活非常滋润,跟之前在乡镇比,那真是否泰如天地,不过我没想到的是,抑郁症也在我没注意到的角落悄然滋长。

擅自停药,自杀执念根深蒂固

2020年11月,伴随着冬日的第一场雪,我的抑郁情绪再次袭来。我一个人在20平米的廉租房中忍受着比之前强烈得多的抑郁发作,那种深入灵魂的痛,让我感觉无处可逃。在那一刻,我深深理解了那些重度抑郁症患者为什么会自杀,其实原因很简单,只是想要逃离这种痛而已。

原本我的黑狗是一条德牧,经过一年的治疗,它变成了乖巧的小泰迪,然后我不管了,半年之后暮然回首,它已经变成凶狠的藏獒了!

没办法,我只好厚着脸皮再次去找医生,但是医生却很淡定,他说很多患者像我这样觉得自己好了擅自停药,等过几个月加重了之后又来了。于是我又开了药回来继续吃。吃了几个星期之后,症状还在不断加重,我甚至连续几天没办法睡觉。

最后我撑不住了,于是在2020年12月16日,我像其他很多人一样选择了自杀,用一根绳子套在门把手上,然后把脖子套上去往下一坐。万幸的是在经历了一阵窒息、眩晕、失去意识之后,我坐在地上醒了过来,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从绳套上挣脱了下来。

清醒过来之后,我感到非常后悔,作为一个玄门弟子,一个平时天天把仙道贵生无量度人挂嘴边的人,居然还会选择自杀?这简直是比靖康之耻还要惨痛的失败!

工作实在干不下去了,我请假回到家,期间我向爸妈和对象坦白了自己自杀未遂的经历。我爸妈非常震惊,立即带我找大医院专家进行治疗。

当时我的大脑已经被抑郁症绑架了,自杀执念根深蒂固地扎根在我的脑海深处,以至于我每天不停地想着如何自杀,剩下的时间又为自己的自杀执念产生强烈的负罪感,就这样持续恶性循环。

我在抑郁症的陷阱里越陷越深。到了南京,经过专家确诊,我需要进行MECT电痉挛治疗,全程住院,就在当天,我办了住院手续。

在自杀未遂到住院的这段时间,每次抑郁发作或者自杀执念强烈的时候,我都会想到我的对象和信仰,在心中默念经文,想着对象的样子。甚至可以说,在这段时间里,对象、信仰,二者失一则性命难保!

主动住院,接受电击治疗

住院头一个星期,我被护工带着去做各种检查,确认我的身体能不能做MECT,这段时间还是比较舒服的。

由于我是主动住院,所以允许我使用手机,只不过医院里为了防止病人自杀或伤人,真是在各个环节防到了极致:为了防止病人跳楼,窗户只能开10厘米;为了防止病人砸碎了用来割腕,不准使用玻璃杯;塑料袋必须捅几个窟窿防止病人套在头上窒息;鞋带裤带数据线等所有绳状物品全部没收防止病人用来上吊;就连金属保温杯都不准用,防止用来敲头;洗发液沐浴露集中管理,防止有人喝了;集体吃药的时候,厕所门上锁,防止有人进去把药吐了;护士交接班的时候,不准进走廊,防止有人逃跑;就连厕所在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只开放护士站旁边的两间,防止有人在厕所自杀……不得不说真是面面俱到,我都想不到还有什么能在这里自杀的方法。

经过一个星期的检查,医生说我可以做MECT。在第一次做的前一天晚上,护士还收走了我的手机。为什么做MECT要上交手机呢?护士说刚开始的时候没这规定,后来有个病人被电迷糊了,醒来之后拿出手机报警,说自己被绑架了。自此之后,医院规定所有做MECT的病人治疗期间一律上交手机。

做之前,我听别人说电完了之后人会失忆,于是我特地把自己的历史大纲和重要的事、人际关系记了下来,做完了之后我才发现,这些东西我基本都没忘。当然也有忘记的,比方说第一次做完之后,我的管床医生问我情况,我反问她:“请问您是哪位?”

做第一次的时候我很紧张,我排在最后一个,等叫到我的时候,我吓得脚都在发抖,护工大叔都笑话我胆小。做前两次都是刚扎好输液针,没多久我就昏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四肢酸痛,还呕吐了两三次,饭都没法吃。

到了第三次终于感觉好了点,只是觉得恶心不吐了。到第四次,我终于不紧张了,医生给我戴上电击头套的时候我问:“每次晕过去都好突然,能不能给我倒数一下?”医生回答:“你现在可以倒计时了。”我说:“啥?”然后我就又晕过去了。

刚开始,医生打算给我做8次,后来经过我的努力,医生同意减少到6次,这样在过年前,我便做完治疗出院回家了。

做治疗的两个星期里,由于手机上交,我第一次和我对象断了联系。中间她寄来了一封信,看到她的字迹,我不禁泪流满面。

在这两个星期里,因为没手机玩,我只好在活动室和其他病友玩游戏,因为这个病区里基本都是年轻人,大家很快就熟络了起来,打乒乓球、玩拼图、下棋、玩狼人杀,过得也还挺充实的,甚至有病友开玩笑相互打闹,然后大声喊:“护士姐姐,她得防黑!”(备注一下,防红是防止自杀自残、防黄是防止假服药、防绿是防止病人逃跑、防黑是防止攻击他人)

获得阶段性胜利,拥抱美好新生活

刚刚做完MECT出院的头两个星期,我感觉效果非常好,所有的症状都消失了,我甚至以为自己好了。但是按照上次的经验,我知道药绝对不能停。果然两周之后,我的自杀执念又出现了,就连看到一条绳子,我的大脑都会思考能不能用它上吊,坐车行驶在高速路上,总会有个声音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让我打开车门跳下去。

在一个月后的复诊时,我把这些情况告诉了医生,但是医生觉得没啥大不了的,只是给我调整了一下药,就让我回去了。

回来之后,我发现MECT的副作用还是很严重的,确实造成了我严重的失忆,好多次朋友跟我提起过去的事,我都毫无印象了;记忆力也下降得很厉害,我甚至晚上不记得上午的事;体质也比之前差多了,走不了多少路就会气喘如牛。

为了缓解压力,我去了趟北京陪我对象,期间顺便去了一趟什刹海火神庙,我皈依道门的地方。在这里,我感受着来自祖师爷的无边灵力,就这样我终于领悟出了一个对付黑狗的绝招:在脑海中想象出北京什刹海火神庙,想象我坐在火神庙里面,来自祖师爷的灵力从四面八方向我汇聚,然后我引导这些灵力向抑郁症怼过去。这么一想一下子就可以把抑郁情绪压过去了。我仿佛听到祖师爷对我说:“你个兔崽子修成这样还有脸来见我?算了吧点拨你一下别再给我丢人了!”

就这样,我终于逆转了我和黑狗之间的力量对比,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页终于翻过去了!

然而我也清醒地知道,距离最终治好抑郁症,我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再加上抑郁症的终身复发率达到80%,在最坏的情况下,我可能终其一生都要和抑郁症对峙。

况且直到,现在我的情绪还没有彻底稳定下来,脾气一点就着。比如前不久我爸问我要不要抽根烟,气得我大发雷霆,和我爸吵了一架。昨天想要去打新冠疫苗,结果医护人员不给我打,让我郁闷了好久。

尽管前路还很漫长,经历了6次MECT之后我的精神世界也被打得满目疮痍、百废待兴,但我相信,我一定能彻底治好抑郁症,拥抱美好的新生活。

END

微信扫码加入我们一起畅聊吧!!
如果觉得文章还不错,请打赏我吧!!
收款码

本站部分文章采自网络,若有侵权,请告知我们,QQ:371240164,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