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小编至今,一直想着跟大家多分享美好快乐的人生,分享康复的途径。

今天小编想来跟大家聊聊琴棋书画,这也是马云先生很倡导的,要让美学来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柴米油盐酱醋茶,生活中的三两碎银时时困扰着我们,但我们无论柴米油盐多么地琐碎,不要忘了生活中还有“琴棋书画诗酒茶”。

抑郁的我们是否在钢筋水泥的丛林呆了太久,忘了花香,忘了鸟鸣;以为世间的996是人生常态,做习题和考试、加班和外卖是人生的常态,奢侈品和时尚杂志是追求的目标?

真的是这样吗?前日参加绿城中国开发者大会,会上有这样一句话:“只有不断与森林、小溪、花木、鸟兽、虫鱼和美术馆中的杰作亲炙的人,才会永远保持童心、纯洁与美好的理想”。

一定也是美好的音乐、图画、嬉戏、文字、语言、舞蹈、美食、美景、美好的人,才能让我们离抑郁远一点,离快乐近一点。我们所有的努力,应该是让人生更美好、心灵更纯净、心智更成熟、内心更勇敢。来听听学琴的他们是怎么说的。

A:我曾经是那个被逼着学乐器的孩子

我从四岁的时候开始学电子琴,学了半年之后转为钢琴,一直到小学六年级过了业余十级,还获过省钢琴比赛一等奖。家里并不富裕,但是父母一直特别愿意省钱出来给我买钢琴、请老师,开销也是挺大的。后来因为中学学习紧张,就没有再学,练琴时间减少,手生疏了,现在只能弹一些相对说来比较简单的曲子。

小时候因为学琴被我妈吼过骂过打过,也曾怨恨过因为练琴不能出去和小伙伴玩,但是现在回头看,觉得那些年的学琴经历虽然看似对现在没有特别大的“用处”,却也培养了我对艺术的敏感和喜爱,提高了我的品味,人生因此更加美好。

当我妈不再“逼”我学琴的时候,我反而找到了弹琴的乐趣。我的很多朋友都跟我说很遗憾自己的父母当初没有逼自己学个特长,现在什么都不会,所以我也非常感激父母的用心培养。我曾经觉得自己以后肯定不会“逼”孩子学琴,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想法又有了变化。所以当父母真是太难了,妥妥的一门平衡的艺术啊。

B:音乐成了减压良药

我和老公不懂五线谱,更不懂乐器。20年前,香港几乎每个孩子都学钢琴,已开始有学第二乐器和小学都设起乐团的风气。希望孩子们以后有音乐作伴人生,我们积极让孩子们接触音乐。

最后他们选择了课余学小提琴,钢琴,拉小学弦乐团的日子。后来他们主动学了其他乐器,例如中提琴,低音大提琴,乐理,乐团指挥,管乐包括法国号,长号,敲击乐等,参加的乐团从中学的,大学的到现在社会上的,与所读大学或工作相关的医学乐团或弦乐小组等。在家练琴,排练,在中港海外表演等,极大地舒缓了他们读医和做医生的压力。

C:学琴从来都不是一个目的,它只是打开一扇窗户

十六岁时候学过半年古典吉他,后来高三就自然停止了,早已不会。但,学吉他让我收获了一群不一样的小伙伴,接触到本校师生之外的人群。当年,它打开了通往校外世界的门,如今,它连接着此生友情的半壁江山。

甚至,爸妈在十六岁生日前偷偷藏起礼物---吉他的画面,也历历在目,滋养我一生。

学琴从来都不是一个目的,它只是打开一扇窗户。

我觉得孩子需要学习一门乐器,不是跟风,不是升学,是兴趣。在枯燥的生活中有点情趣。

听听医生怎么说

目的:了解琴棋书画疗法在精神分裂症患者精神功能康复过程中所起的作用。

方法:选择宁波市康宁医院住院治疗的精神分裂症患者120例,随机分成音乐、棋牌、书画治疗组与对照组(每组30例),4组均口服抗精神病药物治疗并给予常规护理,治疗组在此基础上增加琴棋书画疗法:采用简明精神病评定量表(BPRS)和阴性症状量表(SANS)工具评定。结果治疗组患者均顺利完成治疗。经统计学分析,4组治疗前简明精神病评定量表(BPRS)、阴性症状(SANS)评分均无显著差异(P>0.05);治疗后音乐,棋牌、书画组与对照组比较简明精神病评定量表(BPRS)、阴性症状(SANS)评分均有显著差异(F=1.995、131.310、0.168、46.794:P<0.01)音乐、棋牌、书画组之间比较简明精神病评定量表(BPR8),阴性症状(SANS)评分均无显著差异(P>0.05);组治疗前后比较简明精神病评定量表(BPRS)、阴性症状(SAN3)评分均有显著差异(t=47.045、42.165、49.901、23.051、35.860、30.944、29.947,22.414;P<0.01)。结论琴棋书画治疗对精神分裂症患者精神症状缓解、社会功能恢复及康复治疗均有积极意义,应在精神科治疗中广为推广。

有研究表明,在对抑郁情绪康复中,合唱团、乐队的疗愈功能更强。除了音乐、唱歌抒发抑郁情绪外,团队的疗愈功效功不可没。这比一个人的单打独斗让人更能体会到团队的包容和支持。

学习、工作之余,让琴棋书画占用我们的剩余时间,及时缓解和疗愈消耗行为对身体的耗竭,回复元气,让情绪更饱满。

END

官方QQ群号(雨情生活智小库): 948302546


加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