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情抑郁生活圈

我与抑郁黑狗搏斗的这些年:经历6次MECT,我的精神世界满目疮痍、百废待兴。

我出生在皖南一个双职工家庭,从小家境就还可以。高中复读了一年,考上了北京某所三本大学,在大学里确立了我现在的信仰——道教,并找到了将要陪伴我一生的女孩——我的前女友、老婆。不过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两件事在后来将会拯救我的性命。

阅读全文

一个平凡的抑郁女孩的就业故事:抑郁后,我工作两年,被辞退四次。

今天的郁友故事,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也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故事情节,有的只是一个平凡的小城女孩,在抑郁恢复后,艰难就业、工作与生活的真实记录。2014年,她被重度抑郁击倒,在家休养了五年后,她决定正式出来找工作,却在求职就业的路上却屡屡遭受挫折。

阅读全文

一名抑郁症女孩隐秘的内心世界:只要我不说,就没人知道我有抑郁症。

她叫自己小猫,是因为在她的童年的回忆里,只有那只曾经饲养过的小猫,带给过她温暖。而长大后,她觉得自己也像一只孤独的“小猫”,无人理解、无人倾诉、受伤后只能独自舔舐伤口,如影随形的抑郁,就像一个漆黑的影子,隔离了她和这个美好的世界。

阅读全文

出生后没多久,算命和尚说的一句“你这一生是苦命”,竟成了我抑郁的源头。

今天要带给大家的是一名郁友的故事。在2014年快大学毕业的时候,她患上重度抑郁症,距离现在已经7年了。这期间,她住过四次院、复发过一次,虽然现在能勉强生活,但应对工作还是很困难,但她从未放弃,依然在努力充实自己、面对生活。

阅读全文

我和情绪的一场战役:和插画师聊抑郁症

这个栏目来自于2017年我的毕业论文完成之际,当时希望把田野调查期间的所见所闻分享给大家,目的是尽量多地呈现别人的观点,从而给出一个多元化的声音。 有一段时间,这个栏目停更了,原因并非是无话可聊又或是无人可聊,而是在有关抑郁症信息爆炸的时代,我觉得这样浅薄而微小的记录和意义甚微。

阅读全文

经历了一场抑郁,我更想做一个真诚的人

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会和抑郁有一场惊心动魄的交集。现在回想起来,三年前我就已经和抑郁交上手了,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那就是抑郁,只是觉得那段时间,比较不快乐。直到后来,我发现自己不开心的时候越来越多,甚至是哪怕遇到高兴的事情时,那种快乐的感觉也容易转瞬即逝,继而又掉进不快乐的泥潭里。

阅读全文

找工作时,请不要以为自己是个求职乞丐 | 法务小mon的职业故事

人际方面,我们部门可能比较惹人嫌,因为常常需要指出其他部门存在的涉嫌违法或不规范的行为,就是扮黑脸的角色。有时候人家死皮赖脸要我通过合同的审核,但最终的结果是,如果我妥协了,锅由我来背。真的是吃力不讨好,领导也不喜欢(因为常常是领导们在违法)。

阅读全文

六年级的女儿被确诊为重度抑郁,我从绝望无助中爬起,终于看到女儿久违的笑容。

今天的分享,是一位抑郁症孩子的妈妈,记录的女儿从生病、确诊、休学、治疗到复学的整个过程的经历。 自己活泼外向、聪明开朗、多才多艺的女儿,在六年级时突然被诊断出有重度抑郁,这对她来说简直是一个晴天霹雳!女儿几度崩溃、自残、自杀,让她也濒临抑郁崩溃的边缘。内心绝望无助的她,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想要拼命抓取各种救命稻草,却怎么找不到方法。 来到郁金香家长学校后,这位妈妈跟随老师们明确的康复指导方法一步步改变,女儿的情况终于有了起色。在她主动改变之后,爸爸也随之改变,夫妻两人合力,持续赋予女儿力量

阅读全文

一个人的诗意人生

一个人的诗意人生。相信大家对于诗意的解读有很多种,可以是清净朴实的生活环境,“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可以是恬淡温和的精神世界,“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观天上云卷云舒”。

阅读全文

精残政策进万家的宣讲师

做为康复者的榜样,她说,今后要进一步加强各方面文化知识和技能的学习。在沈阳市UFE小组,她要更加积极努力地工作。她愿意帮助更多人,和她一样尽快完全康复,融入社会,实现自身价值。

阅读全文